你的位置:股票配资平台开户 > 配资炒股杠杆 > >王健林,挥泪斩马谡
热点资讯
配资炒股杠杆

王健林,挥泪斩马谡

发布日期:2024-04-25 08:21    点击次数:177

没有任何风声。一个晴朗的周三上午,在位于北京市建国路的万达集团总部,万达集团首席副总裁、发展中心负责人刘海波,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公安机关带走了。

「市界」独家获悉,2023年8月3日上午,被万达商管上市困扰至今的王健林,罕见地开了一场涉及地产业务的集团会议。多个地产投资业务总经理都纷纷赶来了。但没人想到,会议开到中途却被警方打断了。

据万达内部员工透露,刘海波是在会议上被直接带走的,一起的还有多名发展中心总经理,“当时老王也在场。”而这场突如其来的调查风波,搅得万达地产投资总们人心惶惶。

要知道,刘海波是王健林的亲信和得力助手,曾被王健林称赞为“万达集团的第一号人才”。而老王对刘海波的看重,全方面地展现在各大公开场合上。8月1日,刘海波还以万达首席副总裁的身份,参加了王健林出席的工作会谈。

可见这次,刘海波太让老王失望了。据媒体报道称,刘海波被带走调查的主要原因是涉及企业内部贪腐,而且数额巨大。过去几年间,万达数次把内部涉贪腐的员工移交司法机关。即使面对多年老臣,王健林也不会手软和留情面。

进入7月以来,万达集团的债务压力、IPO进展等话题持续引发市场关注。为万达商管焦头烂额的王健林,为何突然把反腐大刀举向了地产投资业务?被淹没于万达商管之中,当年却曾是万达发展基石的地产业务,又处于何种境地?

开着会,人就被带走了

万达高管刘海波被带走的消息发酵后,在8月8日迅速冲上了微博热搜,外界为此议论纷纷。但在集团内部,员工们对此却三缄其口。“官方至今都没发声,也没有发布任何通报。”万达一位员工表示。

刘海波分管万达集团的投资业务,早在2010年就加入了万达集团。被带走前,刘海波已在万达工作13年之久,从地产总裁助理,一路升任到副总裁,深受王健林器重。没有人想到,刘海波在万达最后留给各地投资总经理的身影,会是这般惨淡。

“下手有点狠,搞得太没面子了。”万达内部员工王伟不无感慨地说道,“一般来说,企业至少会给人台阶的,但是像刘海波这样,就属于一点机会都不给。”据王伟透露,“像我知道的,曾担任上海城市总经理的一名高管,在被内审了一天一夜后自己离职了,也没有被移送公安机关。”

刘海波突然被带走,究竟所涉何事?据媒体报道称,王海波涉案项目,位于华东区域。一位内部员工则向「市界」透露,“主要跟万达的业务合作方有关,受贿金额巨大,是万达内部自查出来的,已经收到了大量证据。”

「市界」获悉,就在刘海波被带走的前一个月,万达内控审计部门,专程来到了上海进行调查。在上海,万达项目的重要布局区域,便是临港。而在2022年8月,上海临港星海汇万达商业项目开业首日,万达集团首席副总裁刘海波出席了现场。

刘海波表示,上海是中国最发达、也最具经济活力的城市,也是万达较早进入的城市之一,“目前在上海已经开业了15座万达广场,形成了对上海市区和五大新城的全面覆盖。”

然而,在临港区域,万达和多个施工单位的矛盾,却几度闹得沸沸扬扬。一位曾参与到万达临港某项目的前员工对「市界」透露,当时因为钱的问题,施工单位的工人闹了好多次,“当时,因为差施工单位好多钱,都不给用电,商户装修都是用的消防电。”

过往多年来,万达项目遍布于上百个城市,这些项目不仅动用资金大,管理链条也很长。在万达,刘海波主要负责投资拿地,而投资业务的链条上充满了利益,很多人禁不住诱惑。

▲(图源/视觉中国)

这些风险,王健林不是没有看在眼里。据万达员工透露,“为了加强管理,最近几年来,万达在各个区域层面新成立了清风小组。这个部门和集团内控部不同,由区域各领导组织和负责,到别的区域进行互检互查。”

然而尽管如此,内部腐败现象依然层出不穷。“清风小组的原则是,只要实名举报,清风必查。但是很多人怕打击报复都不敢实名举报,而匿名举报的,几乎都不看 。”万达某区域前员工表示,“区域总裁手中权利太大,是万达管理体系的一大bug(漏洞),总裁们也不实行轮换机制,贪污腐败是很容易的。清风根本就没啥用,几乎就是走过场。”

万达高管涉嫌腐败并被移交司法机关的消息,近年来是一波接一波。大约半年前,新城控股时任联席总裁曲德君失联,彼时市场有猜测或与其在万达期间的供职经历有关。

据《财新》报道,曲德君是因“前东家”被要求协助调查,涉及到其供职万达集团、负责万达金融科技板块业务期间的事情。尽管在当时,曲德君已经离职3年了,仍未逃过万达集团的内审追踪。

另一个让万达内部员工印象深刻的高管,是曾和刘海波同一年入职万达集团,且后来升任为万达商管集团副总裁的朱战备。据媒体报道称,2020年12月,朱战备因涉嫌贪腐被上海警方带走,原因是插手涉足公司的IT设备采购的招投标,从中谋取不正当利益。

“福尔摩审”的威力

刘海波事件背后闪现的是万达审计部门的身影。提起审计部门,多位万达员工的一致反应是,“权威、专业,让人又敬又怕”,并将其称之为“福尔摩审”。

这是一支最让王健林备感自豪的部门。王健林所著的《万达哲学》这本书中,他对这支队伍的描述是:业务能力强、有很强的威慑力。

▲(图源/视觉中国)

“我个人在集团不分管具体业务,唯一管的部门就是审计部,审计部就相当于万达集团的纪委。”军人出身的王健林,眼里是揉不得半粒沙子。他深知,金钱易滋生腐败,而天量资金则滋生天量腐败。

王健林曾严肃指出过万达管理问题:内部本位主义严重、只想保护自己小团体的利益,不为集团大局着想。“我和丁总(时任万达集团总裁的丁本锡)都有感觉,内部总像和集团做买卖。”

因此,几乎每年,万达集团都会进行多部门廉洁自律警示教育会议。而在万达,审计部门的存在感,几乎蔓延到了各个经营环节。员工们在日常经营中,总能感受到来自审计部门的威力。

这支审计队伍成立于2001年,其成员由财务、工程、预算、土水电各专业人才组成,人员也一步步逐步扩容到了 6个部门。每年,这支队伍要审计几百次,涉及万达内部子公司上千家,业务领域全覆盖。

据万达内部员工透露,审计通报最厉害,一发就意味着有人被开除或者受到严重处罚。这其中,最常规的操作是被带到会议室内审,多位员工将其戏称为“小黑屋”。

王伟说道,一般进了“小黑屋”的人会被各种询问,手机也会被没收,拿去查手机微信聊天记录、转账记录、银行收款记录之类的内容,“他们会用一个软件,把所有的聊天记录直接调出来,删了都没用”。

不仅如此,“福尔摩审”最擅长寻找蛛丝马迹。王伟记得,2019年,万达商管一位内部员工“黑”入了万达商管数据库买数据,直接被总部检测到了,“后来他就被带进了‘小黑屋’内审,问完半个月吧,他就被公安机关带走了”。

而审计不仅仅围绕着万达集团层面进行,更是会直管到地方。不过,这和清风小组的区域间互审不同,是由集团层面审计部门下令到地方的审计通报,但也往往会把区域高管们吓得一身冷汗。

据媒体报道称,万达审计部门到地方去,一般会举行一个全员审前会议,即使负责打扫的阿姨和司机,也必须参加。这时,审计人员会把一张纸往总经理的桌子上一放,上面写着“审计指令”四个大字,内容则是“哪个公司委派什么人到你公司进行例行审计,请接待配合”,落款:王健林。

王健林本人更是在审计业务上,亲力亲为。万达官微曾披露,万达每年要审计一两百次,涉及公司上千家,覆盖所有业务领域。而这每年一两百份的审计指令,每份王健林都亲笔签署。

铁腕反腐下,万达每年都会揪出一些违规贪腐的员工。公开资料显示,2006年,万达处分7名员工;2008年开除3人和降职1人,2009年处分13人,2010年处分员工10人,2011年处理违规员工43人,2012年处分员工64人,2013年处分员工180人。

棘手的地产难题

回到当下,表面上看起来,万达集团的业务运营一切如常。但是万达内部员工透露,“刘海波被带走的第二天,万达内部通讯软件上,就看不到地产组织系统了”。

在切割地产业务上,王健林的决心一直很大。早在2016年,王健林就说过要逐渐退出房地产行业。2019年年会上,王健林表示,“地产集团不求做大,主要看利润。“

那几年,恰好是地产公司突飞猛进的扩张年,而万达却急流勇退,降低了地产投资上的力度。然而,眼看着别家房企因为楼市火爆而赚得盆满钵满,历经千帆后的老王,还是回头了。

▲(2018年,王健林在青岛东方影都开业典礼上。 图源/视觉中国)

2020年,王健林重提万达地产集团千亿销售的目标。随后万达地产加大了拿地力度,当年万达拿地金额为230亿元,拿地面积947万平方米。而在2021年,万达集团权益拿地金额为187亿元,排名行业第36名。

这批布局的城市则都有一个共同点,不断下沉,进入大量低线城市。不过,时至如今,这种下沉式的扩张,在2023年演变成了大规模的项目延期交付问题。

不久之前的7月份,由于沈阳沈北万达盛京ONE项目长期停工,沈阳沈北新区政府人员专程来到北京,向万达负责人员讨要说法。内部员工透露,“主要是涉及到监管资金挪用的问题”。

面对千里赶过来的政府人员,据凤凰weekly报道,万达北区总裁曲晓东向其介绍道,“万达的地产是很小的一块产业,仅有200亿规模。”不过,在各地政府极力“保交楼”的大背景下,四散在各地的问题项目,正在成为地方政府的心病。

目前,人民网领导留言板网站显示,万达在多个城市楼盘项目遭消费者投诉,其涉及投诉问题包括承诺退款拒不退款、延期交付、项目停工等情况。天眼查显示,万达地产存在多个被执行人信息,累计被执行约2.65亿元。

与此同时,上半年以来,万达地产又被频繁曝出裁员、项目停工和延期交付等问题。而在过去多年,忙着商管业务上市的老王,越来越分身乏术。他已经很少关注地产业务,而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商管和文娱板块上。

然而,进入2023年,珠海万达商管上市进程的一波三折,让万达集团整体面临流动性考验,今年来美元债价格多次大幅下跌,股权冻结、业务收缩、裁员等消息接连传来。这些伤脑筋的问题,让老王变得愈加心力交瘁。

不久前,为了偿还近在眼前的债务,他刚刚“割肉”了一部分万达电影的股权。如果万达商管未能在2023年底前上市,王健林需要拿出400亿元左右的资金回购股权。

就在舆论发酵的第二天,8月9日下午,万达商管集团正在召开一场如火如荼的演讲比赛,围观的员工们多达数万人,大家都为之兴奋不已。但表面繁荣下,又有谁能真正替老王分担内心的艰辛和苦楚?

(文中王伟为化名)

作者 | 李 逗

编辑 | 孙春芳

运营 | 刘 珊

刘海波万达集团王健林万达商管万达发布于:北京市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上一篇:市场消息:美国政府宣布与一家公司达成了1
下一篇:美联储9月如期暂停加息 暗示年内或再加息一次(附声明全文)